千里援疆 一生巴州情——检察机关对口援疆工作

河北新闻 2018-11-05 19:08:18

  42岁的人民检察院援疆干部赵炜却无暇欣赏这些美景。初抵巴州他便接到了任务,要深入基层帮扶库尔勒市的贫困对象,这些天他正忙着做准备工作。面对新新任务,赵炜坦言有压力也有动力,“一定尽心尽力、尽职尽责做好援疆工作。”

  对口援疆工作中,河北检察机关先后派出两批业务前往巴州对口援助,他们不畏艰苦,扎根一线,克服困难,奉献,在援疆工作中,积极投身检察业务、扶贫帮困等各项工作。

  9月2日,来到和硕县人民检察院不到一周时间,市人民检察院援疆干部王琪就接到了援疆后的第一起案件。该案涉及信用卡犯罪,对于和硕县院来说,是第一次遇到此类案件,主办案件的公诉科检察官巴都木才次克有些把握不准。

  “多亏了王琪,她与我们一起阅卷、分析案情,帮我们指出案件存在的问题。最后在她的下,改变了案件最初的定性,进一步夯实了,顺利了涉案犯罪嫌疑人。”谈到案件的顺利侦办,巴都木才次克对王琪敬佩不已。

  “我们非常需要侦监、公诉方面经验丰富的检察官,感谢河北检察机关为我们送来了需要的人才。”和硕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李同政也对王琪等援疆干部赞不绝口。

  求实绩、重实效,援其所需,对口帮扶,河北检察机关援疆干部以自己的智慧和付出,促进对口援助检察机关业务水平的不断提升。

  巴州检察机关信息化水平相对落后,办案系统运行速度较慢,制约着当地检察机关的办案效率。2017年6月,人民检察院网络信息处干部白琦瑞到巴州后,为巴州检察院重建了内部系统网站。同时,针对频频出现的计算机蓝屏现象,逐一排查,安装补丁。此外,他还协助州院制定了全州检察信息化建设考核标准。

  “当时,白琦瑞常常加班到深夜。多亏他,我们现在的办案系统畅通了,办案效率也提高了。”回想起与白琦瑞一起工作的情形,巴州检察院的同事们对他称赞不已。

  2017年6月,第一批检察机关干部奔赴新疆巴州,半年时间里,他们实干担当,做出了令人称赞的业绩。人民检察院援疆干部纪胜斌主办的马某某涉嫌受贿、贪污、职权和廖某某受贿、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件,两起案件涉案人员众多,在当地影响重大,经过昼夜工作,仅用两个月就将案件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。秦皇岛市海港区人民检察院援疆干部利用公诉专业优势,为博湖县人民检察院建立了相对完善的公益诉讼工作机制……

  河北检察机关第一批援疆干部援助任务完成之前,巴州检察机关组织召开了表彰大会,河北援疆检察中,11名获得“优秀检察援疆干部”称号,11名获得“巴州荣誉检察干部”称号。

  8月底,巴州南部的且末县人民检察院迎来了他们的老朋友——衡水市人民检察院专委金涛。

  这是金涛第二次援疆。回到且末第二天,金涛就下了村,距离且末县人民检察院400多米的托格拉克勒克乡加瓦艾日克村里住着他的几位“亲戚”。

  “‘亲戚’们和我离得近,我们一向是常来常往的。”随着金涛的脚步,记者也踏上了金涛不知走过多少遍的“探亲”。

  在一座土坯房前,一位维吾尔族青年远远看见金涛来了,激动地前,握住了他的手,一直把他迎到屋里,手始终没有松开。他是金涛“亲戚”之一——贫困户依布拉音。

  “第一次见到依布拉音的时候,他怯怯的。想自己做些生意,但没有资金,鼓足勇气才跟我开了口,想让我借他些钱,买些羊来养。”回忆起初见依布拉音的情形,金涛打开了话匣子,“当时我跟院里的同事们一起凑了钱,支持依布拉音养羊。别说,他还真是养羊能手,当年就挣了钱,拿着钱来还我们,大家都没要,说让他别急着还,把生意先搞起来。”

  如今,走进依布拉音家里,桌上摆放着烤馕、酥梨、葡萄、糖果,屋内沙发、电视等家具家电一应俱全。

  “多亏了金检他们,我的生活越过越好了。”依布拉音说,今年他还要扩大养殖规模,“年底我不仅要还了钱,还要请他们来我的房子吃饭。”

  检察机关第一批援疆干部到岗后,走基层、接地气,与当地少数民族退休干部、个体私营业者、村干部和农牧民结“亲戚”,经常与他们交流思想,并力所能及为他们办实事、解难题。

  “谁能想到,千里之外还能有‘亲戚’。”金涛告诉记者,有了这些“亲戚”后,他经常想“亲戚”们最近过得怎么样?家里的条件改善了没有?

  类似于依布拉音这样的“亲戚”,第一次援疆时金涛认了4家。2017年援疆的半年里,他不仅资助了依布拉音,还为贫困户“亲戚”艾尼·斯拉木家建了60平方米的凉棚,经常带生活、学习用品去看望“亲戚”家的孩子们,第一年结束援疆工作离开且末时,他还自费给“亲戚”们买了过冬的燃煤。

  金涛告诉记者,二次援疆,很大原因是放不下这些“亲戚”,“对他们有种责任感,只想着再来看看他们,帮帮他们,看到他们真的生活好了,才能放心回去。”

  在认真落实援疆工作的同时,河北检察机关援疆干部们与当地检察机关用真情搭起了“友谊桥梁”,结下了深厚情谊。

  “好着呢吗?什么时候再回来?”金涛结束第一次援疆后,时常接到且末县人民检察院的电话,“金检,你屋里的床单我们拿回家给你洗干净了,就等着你回来了!”

  “金检对我们是实意的,我们盼着他回来。”且末县人民检察院办公室主任代俊山感慨良多。“我们因为工作原因,时常十几天回不了家。金检来了经常主动提出,替我们带班,让我们回家看看。院里的同事家里有困难,他也想办法帮忙解决,还为两名同事重病的家属联系了的医院,使他们顺利入院治疗。”

  “且末这里的检察们工作任务重,业务量大,压力也大。但他们都,我只是力所能及帮他们一些,更多的是要向他们学习这种奉献、爱岗敬业的。”金涛说。

  虽然到新疆的时间不长,王琪感受也颇深。“这里虽然生活艰苦些,但院里的同事们都无微不至地关怀我们,有什么困难,第一时间帮助解决,对待我们就像对待家人一样。”

  白琦瑞离开新疆已经大半年了,但他仍不时回忆起在新疆工作的时光:“那里的们质朴实在,作风务实勤谨。援疆,既是援助,也是学习,半年的工作生活,让我们深深地融入了那片土地,巴州现在就是我们的第二故乡。有机会的话,我想再次回去,再出份力。”(记者高珊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