拉呱相声拉呱新闻?--齐鲁方言新闻引起狐疑(图

齐鲁新闻 2018-11-05 19:21:59

  山东齐鲁有一档名为“拉呱”的方言新闻节目,说的都是家长里短、鸡毛蒜皮的事儿。“拉呱”迅速蹿红之后,其身份引起了业内外人士的狐疑———

  山东话里的“拉呱”,相当于话里的“侃大山”,东北话里的“唠嗑”,成都话里的“摆龙门阵”……用普通话说,就是“聊天”。

  主持人叫“小么哥”,取“有(什)么说(什)么”之意。齐鲁提供的数据称,今年1到7月同时间段节目里,《拉呱》的收视率达到了9.86%。而在此时段,电视的开机率才30%。也就是说,下午5点半到6点这段时间里,每100台电视机有30台开着;而在这30台电视里,有10台在看小么哥的《拉呱》。

  济南近郊的姜大娘在家呆着,有位瓜农进门跟她说,瓜车坏了,他要去换轮胎,麻烦姜大娘帮忙看一下,姜大娘一口应承下来。

  这一看,姜大娘可就被瓜车“套牢”了。从早上7点开始,一直看到了下午3点,瓜农也不见人影。

  大热的天,姜大娘每十几分钟就得从家里出来看看瓜车丢没丢。最后实在没办法了,姜大娘就打电话给《拉呱》节目组,寻求“解套”方法。

  两个小时之后,大家远远看见瓜农推着轮胎回来了,神情还挺轻松。原来这位瓜农把坏轮胎推回了家里,然后吃了个午饭,睡了个午觉,换了身衣服……天擦黑才想起瓜车以及瓜车姜大娘。

  《拉呱》触角所及,都是与上述故事类似的家长里短、鸡毛蒜皮之事,比如婆媳之争、梁上君子、井盖被偷、见义勇为之类的世相百态。节目去年10月31日的头几期,大量选择了农村题材。

  据统计,去年人口9400万人,其中有大专以上的学历者只占3.86%,其余96%以上的人口都是中学或中学以下学历。齐鲁台长闫爱华说:“我不可能抛开96%的人口去追求4%,”“电视是他们获取外部信息的惟一渠道,不能再对他们背过脸去了。”

  以来,“嬉皮笑脸”的《拉呱》一直跟“一本正经”的《每日新闻》绑在一起,共用同一条新闻热线点的《拉呱》以家事为主,6点以后的《每日新闻》以会议和工程等公共事务为主。

  之前,节目组做了一系列的调查,最后觉得5点半到6点开这么一档节目有如下可行性:

  其次,济南市从去年夏天开始实行朝九晚五的工作制度。济南通勤距离一般不超过半个小时,绝大多数人回到家就有机会看到这个节目。

  节目策划出来是在去年的8月,9月完全来得及,但第一期节目选在10月31日,主创人员给出的理由是瞄准农村观众:

  的城市化水平达到了45%,但很多人的家都在农村,真正生活在城市的人就只有百分之三十几。山东农村最忙的季节是5月、6月的麦收季节,还有就是9月、10月的秋收季节。10月过后天气渐冷,大家基本都猫在家里看电视了。

  于是从去年11月开始,《拉呱》每个月的收视率都可以稳稳上升两个百分点,到了今年已经稳定在10%左右,成了目前最受欢迎的电视节目。

  闫爱华说,山东莱阳一观众打电话给,要求赔偿饭锅一口。他说自己看《拉呱》入了迷,忘了炉子上锅正在烧着,最后锅里水烧干了,锅底烧穿了。

  今年4月开始,山东的个人和企业纷纷提出注册“小么哥”商标的申请,申请的名目包括灯泡、电暖器、饮水机、太阳能热水器、个人用电风扇、冰箱、厨房用抽油烟机、电热水器、燃气炉、消毒碗柜、羽绒服装、童装、婴儿全套衣、领带、围巾、和婚纱……而注册“拉呱”的则有肥皂、洗发剂、洗面奶、洗衣剂、去污剂、牙膏、化妆品等。

  一家白酒厂力拔头筹,为自己生产的白酒注册了“小么哥”商标。齐鲁立刻在网站上贴出声明“表示愤慨”,同时“劝告广大消费者,不要因为喜欢看《拉呱》,喜欢小么哥而去购买此类商品”。

  为什么会“愤慨”呢?闫爱华表示,因为“小么哥”是民选出来的,得向负责。

  去年8月,齐鲁举办了一场主持人选秀大赛,海选加淘汰选出了一个冠军。这个冠军被拿来与一群相声演员“PK”。“PK”的对手是张勇、张勇的老师唐爱国,还有现在山东卫视主持《百姓百事》的老相声演员连伟、东风。

  这些人每人录一期完全一样的节目,然后齐鲁从济南的一些社区里请了300多个老大爷老大妈,让他们看样片并当场打分。

  最终张勇拿了180多票,以压倒性多数当选“小么哥”。从此这个平时很悠闲、每年建军节或春节才录个节目露露脸的相声演员出名了。

  关于小么哥如何如何受观众爱戴有不少传说,诸如在公共汽车上一位老太太非要给这位身强力壮的小伙子让座,出租车司机不收小么哥车费,。这些传说是否确有其事,难以考证,但有广告厂家肯出30万元人民币请他代言产品倒是真的。

  观众都夸小么哥亲切随和。也有人小么哥,说他有点油腔滑调,经常是对当事人双方各打五十大板,显得没立场,和稀泥,不解恨。

  小么哥一口的济南腔,也并见人爱,有山东观众网上留言:“我就纳闷了,挺好的节目内容怎么非让小么哥用济南腔说出来,你以为是创新呀?现在是普通话的时代,不要忘了!”

  “小么哥不同于让人的老爷子,他可以让你轻松快乐地接受信息,甚至还可以评价或你。一个年轻可爱的孩子跟你拉呱,拉得对可以接受,不对也可以原谅。小么哥是老百姓的孩子,不是老百姓的先生。”

  小么哥走红之后,又有三四位相声演员被齐鲁的其他节目组和山东卫视相中,现在已经披挂上阵说新闻了。

  用方言播新闻不是新鲜事。追溯起来,广东、四川、浙江等省市早就尝试过方言新闻———采用粤语播报新闻的《新闻日日睇》是目前广州地区最火的节目;杭州的《阿六头说新闻》不仅成为“收视冠军”,还入选了“全国百佳电视栏目”;重庆卫视的《雾都夜话》用地道的四川话演绎百姓故事,当地观众称其“比连续剧还要好看”。

  和以上的民生类的新闻节目相比,《拉呱》的取材范围更为狭窄,只将内容点打在“家事”上,而且通常选取的都是分明、非黑即白的新闻事件。台长闫爱华将其解释为:“我们《拉呱》定位的目标大多是草根阶层,他们更喜欢简单明了的播报方式。”

  这种观点显然不能得到学界认同。在今年10月召开的曲艺新闻研讨会上,大学尹鸿教授就认为“拉呱”“更像是一个谈话类节目。节目形式是唠嗑,只是唠嗑的绝大部分内容都来自于真实”。潜台词就是说,如果用新闻标准来衡量,《啦呱》不是一档严格意义上的新闻节目。

  而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院长喻国明将《拉呱》定性为一档“提供谈资”的节目:“它不是一个新闻类的节目,你说它是娱乐性的节目吗?虽然它能带来欢笑,但是也不是纯粹的娱乐节目。”

  《拉呱》中所涉及的新闻伦理也是争议的焦点。针对争议,闫爱华解释:“大多数山东人的习惯就是‘让大家来评评理’,自有,隐私意识不是很强,自己家闹矛盾,大家会觉得是可以对外说的,不会觉得上电视。”

  近期的一个节目比较让人:媳妇觉得婆婆偷藏苹果不给自己吃,就骂婆婆,婆媳就此开战,儿子夹在中间受夹板气。公公气不过,就去媳妇家的自留地里去扒树皮,然后被媳妇追打……公公和婆婆被打得,儿子喝了农药后幸好被救。采访现场,全家人都对着镜头大哭大闹,要求记者给评评理。

  尹鸿认为这一类节目在南方绝对不能办,因为北方民情处于现代与传统的夹缝之中,北方人可能更愿意把个人隐私在视线之中,南方家庭有了矛盾都遵循“家丑不可外扬”的态度。